喜欢就给我评论。谢谢。

【月歌】缘(第七章)

——观前提示——


本作基于本家的狱族paro世界观产生,具体设定稍有不同。是“很久很久以前”的故事,和现实有不同的说话方式、思考观念等。因为是伪中华风,可能会和平时的月歌不一样。本作采取单元剧的模式。


作者我是个弥生春偏心患者,腐向,基本cp是始春和搭档cp。此章含恋驱。


不包括序章一共十二话,更新时间基本看状态,但不介意催更。欢迎评论探讨!爱你们哟,啾咪☆


——第七章:我是山间修炼的小松鼠——


今日天亮得比以前要晚一些,被半夜传送到遥山的一行人,在遥山里弥生春的旧屋待了好几个时辰。如月恋年纪尚轻,睡眼惺忪被传到冷气弥漫的遥山,在找到能够躲避冷气的旧屋后便窝在旧床上沉沉睡去。


如月恋似乎做了个不太愉快的梦。一直守在他身边的师走驱,也难得温柔地拍拍如月恋安抚他。


小小的旧屋挤了八个人,虽然盖屋的木材间隙有些许漏风,但八个人抱团缩在一起,也并没有太多的寒冷感觉。


狱族自然是不需要像人类那般睡眠时间长。等到如月恋不再眉头紧皱,师走驱便将旧被给如月恋掖了掖,仔细打量着房间里的每一个人。


这些人类他早在五百年前就认识。长月夜和皋月葵更是五百年前对他师走驱悉心照顾的大好人。


但是那些狱族就不一定了。师走驱自五百年前从如月府逃出来之后,就潜心修炼,如今这个世界上妖怪的气息他师走驱都能够感知到。因此,每一个小妖怪的诞生他都能知道。


但眼前的这三个狱族,师走驱根本无法知晓他们的来历。就好像是突然出现一样。


这样的能力不光他师走驱能够修炼出来。法力比他高强的霜月隼、弥生春也自然不在话下。


但是为什么弥生春和霜月隼对他们三个狱族的存在没有任何动作,甚至还让他们三个同五百年前六勇士一起躲到遥山——就像要保护他们一样。


“难道说……”师走驱沉入思考,不自觉将心中的判断从嘴里吐了出来。听到师走驱的自言自语,其他人都转过身来看着师走驱。


“怎么了,驱?”


“是不是肚子饿了?要不要我和阳一起去山间找些坚果来给你裹腹?”


首先出声关切的是皋月葵和长月夜,随着他们的询问,其余四人也跟着点头,表示自己的关心。


“没事,我晚上趁恋睡觉吃过了宵夜。是松果哦,可好吃了。”在还没理解霜月隼和弥生春的用意之前,师走驱并不准备打草惊蛇——当然这不是说三名狱族有问题的意思,只是师走驱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在监视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师走驱叹了口气。就算自己已经修炼了五百年,还是没办法找出这五百年来一直窥视着人界的人,甚至连是不是人类都不知道。


“……驱。”如月恋似乎受到了影响,揉了揉眼睛轻声唤了唤师走驱。


“抱歉,恋,把你吵醒了?”师走驱感觉如月恋隐隐约约有些不一样,或许是还没睡醒的原因。


“没有。大家的声音很轻。”如月恋看着师走驱,眼神中的感情仿佛来自于很远很远的过去。“驱……”


如月恋从不算温暖的被子里伸出手,轻轻握住了师走驱的手。师走驱感觉到如月恋有些不一样,比之前要强了不知道多少倍的法力一点点注入师走驱的身体。


这是人类与狱族契约情感的证明。这股法力是如此温暖,就仿佛是五百年前从自己手中一点点流逝前的如月恋的法力一样。


“恋、先生?”师走驱赶紧双手握住如月恋的手。这股温暖的法力唤醒了那段记忆,师走驱的眼眶不自觉盈满了泪水。


“抱歉,驱。稍稍花费了点时间想起来、不,本来应该是出生时就会有这段记忆的。”如月恋皱了皱眉,“如果不是因为隼先生的力量,我现在可能还没办法回忆起来。”


“果然你就是……”在一旁看着如月恋和师走驱的长月夜忍不住发出惊叹。


现在的如月恋果然就是如月家祖先如月恋的转世。也难怪如月恋到处托梦,非要叫这个名字。


“噗。”想到此处长月夜忍不住噗嗤一下笑了出来。


天终于是亮了。但按照平日里的算法此刻早就该是太阳侧挂。如月恋一行人也动身从弥生春的旧屋离开。


遥山虽然不在人界的范围内,但是空气却清新,妖气并不盈满也不全无,令人类也能感觉自然、舒适。


八人在人界边界告别,纷纷两人一组走向自己府邸的方向。只剩下如月恋和师走驱两人独处,但此刻氛围却有些微妙。


“那个……你想起来多少了?”


“全部。”


“……哦、嗯。”


感动的再会后却陷入尴尬。师走驱突然觉得自己刚刚的感动被之前的胡闹驱散,那个嫌弃如月恋的自己现在看来有些任性。


现在看起来就像是深爱着祖先如月恋而看不惯相似者的痴情种。


“驱?”


“是!”如月恋突然发声,吓得师走驱一抖。只见如月恋突然笑得温柔,伸着手走近师走驱,轻轻抚摸了师走驱的脑袋。


“太好了。小松鼠你果然逃了出来。”


“你……”


熟悉的称呼让师走驱憋不住眼泪,往事历历在目。


那时,如月府被盈满妖气的百姓攻占。如月恋察觉到府邸的大门、墙壁不能支撑多久,紧急命令如月府的所有活着的都快从后门逃跑。


如月恋下定了决心,便独自一人站在大门口,等待着其他人能够有足够时间逃跑。


原本应该是这样的。但那只被如月恋救下来的小松鼠却死死抓住如月恋的肩膀,怎么也不愿意离开。


被小松鼠感动,那些犹豫的仆人也不再回望,站到如月恋身侧,共同面对。


可人类哪里是被妖气盈满的傀儡的对手。如月家损失惨重,如月恋也被恶意打到奄奄一息。


小松鼠自然不愿离去。他不忍看曾经温柔救助自己的如月恋就这么死去,却又找不到能够挽回的方法。


如月府遭受的攻击并不只有一次那么简单。妖气的腐蚀让百姓变得嫉妒愤怒,即使路过如月府都会翻墙要伤害已经躺在床上的如月恋。


为了保护小松鼠,如月恋只能让人狠心将小松鼠赶到人界之外的遥山,以求小松鼠的平安。


“你走后我就没力气支撑了。但是我很开心哦,驱。你能成长到如此强大。”


“不要耍帅啊。”师走驱转过身背对着如月恋,偷偷用衣摆抹去眼泪。“明明只是个残念,对着一个小松鼠都能傻不愣登的。”


“……哈?”


“啊?”


“我明明很帅!你这个小市民松鼠!”


“闭嘴,妹控!”


——故事之外——


恋:啊啊,小松鼠毛茸茸真可爱啊。(摸头)


驱:你啊!不要以为比我高就可以为所欲为!


恋:驱你会说成语诶。


驱:那当然!


恋:真厉害啊。(摸头)


驱:哼哼。(给摸了)


——TBC——


评论(1)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