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就给我评论。谢谢。

【月歌】名侦探弥生春的非日常05

——观前提示——
本篇内容是由月野事务所的艺人参演的电视剧作为基础。和帝国paro类似的设定。
《名侦探弥生春的非日常》一共十二话,剧后花絮也是一样。
腐向设定以弥生春为中心,以始春为主。其他搭档组cp为副,私设有。此话含新葵。
希望大家多多评论,说出直观的感受。谢谢评论的天使们!!
——第五话:天蓝色清爽——
黑暗盈满在眼前,无论怎么睁开眼也无法感知到一点点光的渗透。身体哪里都不听使唤,就连张嘴说话都做不到。
完了,这次死定了。
弥生春自嘲的想,渐渐觉得眼前的黑暗也没什么可怕的了。身体一点点的也被黑暗渗透,逐渐失去力气,弥生春这下连挣扎都没得挣扎了。
但也就在此时,弥生春感觉手被捏的生疼。这手法这动作,简直就像是自己家的猫做出来的。
“始!”弥生春猛地睁开眼,一直被压制住的声音炸了一样被吐了出来,再仔细一看,纯白的天花板、被刷上白漆的病床栏杆,以及此刻握着自己的手皱眉满脸惊讶的睦月始。
“你还知道醒啊?”睦月始立刻给弥生春来了一记很痛很痛的铁爪功,但又怕弄伤弥生春,立刻就又收了回来猫爪。
旁边传来一阵笑声,弥生春艰难地扭头过去,这才发现金发青年皋月葵此刻正坐在病床上偷笑。
“太好了,你看起来没事。”弥生春下意识地展露笑容,只可惜许久未动的脸部肌肉有些僵硬,需要弥生春耗费体力去和平时一样微笑。
“多亏当时春先生把我护在身下,我才能只受了点轻伤。”皋月葵撇眉,垂眸向弥生春弯腰鞠躬。“谢谢,春先生。”
“哈哈,没事的哦,葵。毕竟谁能忍心让这么好的孩子就这么被伤害呢。”弥生春说着说着就感觉到了一道尖锐的视线刺到自己身上,只好再度艰难地转过头,看着黑着脸的猫先生睦月始。“说起来,始,在那之后发生了什么?”
“警察赶来了。我和新赶紧叫了救护车把你们俩送来医院。幸好那东西不是很重,没伤到脏器,你四肢骨折而已。”睦月始顺手拿来放在床头柜的杯子,将吸管插里面,把吸管口对准弥生春的嘴。
“实际上葵第二天就醒了。春先生你都过了一个礼拜还不醒。始先生都要疯了,天天守着跟你说话,怕你醒来的时候寂寞、啊好痛!”卯月新拿着一碗粥进来,故意压低声音。但没说多少,就被睦月始的铁爪拍了脑袋。
“诶——没想到始这么爱主人我啊。乖猫猫、乖猫猫。”弥生春笑眯眯看着睦月始。而睦月始这个时候真是五味杂陈,伸出手想揍弥生春但是又怕把伤口碰着了,脸上一会气一会忧的,着实让弥生春心里愉悦得不得了。
皋月葵坐在病床上,正准备继续看睦月始和弥生春这两个大人拌嘴,却突然被卯月新挡住了视线,低头一看,卯月新正舀了一勺粥呼呼吹着。
这还是长大后卯月新头一次这么照顾皋月葵。皋月葵忍不住眨眨眼,脸红红地听着卯月新的命令张嘴吃粥。
卯月新一口口吹一口口喂。皋月葵一口口等一口口吃下去。就这样,皋月葵头一次吃了个大饱,脸红红地看着卯月新给他擦嘴巴。
两人之间并没有说话,但这种粉红色的氛围已经逐渐占领了整个病房。卯月新将碗放到一边,轻轻握住皋月葵的手,额头抵住皋月葵的额头,就这么看着皋月葵。
“始,你也喂我嘛——”弥生春感觉吃了一大口狗粮,故意撅嘴向自己家猫撒娇。
“你现在只能靠输液,要吃饭等你身体机能恢复再说。”睦月始捏了捏弥生春的鼻子,拿走了弥生春一直咬来咬去的吸管。

到了晚上,卯月新扶着皋月葵去医院花园散步恢复身体机能。整个病房只剩下眼巴巴看着天花板哪里也动不了的弥生春,以及在弥生春旁边翻阅案件资料的睦月始。
“始,你想起来什么了吗?”弥生春艰难地转过头,轻声询问道。
睦月始听见,便将资料放回到袋子里,放下眼镜,轻轻伸手轻抚着弥生春的脸颊,整个脸也跟着凑了过去。
“我想起来你这家伙自作主张把我当成你的猫了。”暧昧的氛围,却说着要找事的话,弥生春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好,红着的脸此刻也无处躲藏。
睦月始反而看上去心情大好,伸手故意揉搓着弥生春的耳廓,鼻尖也轻触着弥生春的鼻尖。
看着眼前这个有些变柔和了的男人,弥生春心跳加快,眨眼的速度也快了起来。弥生春当然知道睦月始是在故意转移话题,但是此刻的感情却让弥生春就这么随随便便放过了睦月始。
两人的亲昵对视持续了有一会,直到卯月新和皋月葵散步回来,睦月始才慌慌张张松开手端坐好。
“难道始把自己也绕进去了?”弥生春立刻抓回主导权,弯眸看着心虚的睦月始。
“春!”恼羞成怒可不好,弥生春听到后立刻乖巧躺好,继续数他的事务所资产。

几天后,皋月葵的恢复得差不多了。卯月新也就准备趁着这个时候,将两人合力偷来的决定性证据再加上皋月葵的人身伤害作为证据一同交给负责律师。
弥生春也可以活动了,只不过还需要一点点时间来恢复,于是就只能继续留在医院里,向康复的皋月葵挥手告别。
整个病房这下是彻底只剩睦月始和弥生春独处了。虽然偶尔会有人来看望弥生春,但绝大多数时间只有他们俩大眼瞪小眼。
“始,我想洗澡。医生说了我可以洗澡了。”弥生春坐在病床上,眼巴巴看着睦月始。“好久没洗澡我都觉得我馊了,始,求求你,就帮我一次吧。”
睦月始看了眼双手双脚都裹着石膏的弥生春,叹了口气,站起身来,走去病房里的浴室折腾去了。
苏醒后头一次洗澡,还是头一次被猫大人睦月始服侍洗澡。弥生春此刻乐开了花,甚至有点感谢这次受伤了。
等了不久,睦月始就挽起袖子,拉上窗帘锁上门,麻利地扒了弥生春的病号服。
“裤子脱不脱?”睦月始指了指弥生春的那条小裤裤,满脸写着公事公办。
“裤子不脱怎么洗澡嘛。始,你就当帮帮忙。”渴望洗澡的弥生春此刻也生不出什么念头,委屈巴拉地朝睦月始眨眨眼。
睦月始也就抓住裤子边缘扒了弥生春,顺手把脏衣服丢到了水盆里,然后看着弥生春,伸出手将弥生春扛进了浴室。
说是洗澡,实际上也只能是洗洗身体,四肢都只能晾着不能沾水。但是当睦月始搓了泡泡涂抹弥生春身体的时候,弥生春还是害羞得红了脸。
“春?”睦月始一边冲水一边看着弥生春的红脸疑惑。弥生春反而催促睦月始洗快点,羞耻心难得的爬上了高地。“被我看光了很害羞?”
睦月始再度被弥生春影响,忍不住想让弥生春感受一把羞耻心爆炸。
“很、很害羞。”弥生春陷入被攻陷的境地,只得老实投降。
睦月始再度拿下胜利,于是饶过弥生春的迅速洗完澡,并难得的将弥生春横抱着回了病床。

伤筋动骨一百天。弥生春就这么在医院养了几个月,天天和睦月始陷入你来我往的“战斗”,差一点弥生春就养成了依赖睦月始的习惯。
整理完一切后,叶月阳和长月夜就帮忙开车将弥生春和睦月始送回了事务所。本来愉快回归自己主战场的弥生春,走到自己事务所门前,却看到了蜷缩在自己大门前的粉发少年。
“你你你你你就是名侦探弥生大人吗?”粉发少年见弥生春过来,立刻要站起身,却不料没站稳哐叽撞了墙。
“我是、我是。你别急,慢慢说。”弥生春看着都觉得脑袋有点疼,伸手给粉发少年揉了揉被撞了墙的脑袋。
“我妹妹如月爱可能被人骗了!”
——第五话,END——
——片场时间——
恋:yeah!如月恋,爆诞!
驱:妹控好吵啊。
恋:那是对妹妹的正确关爱!
驱:残念的关爱,真可怜啊,爱酱。
恋:(▼皿▼#)
——弥生侦探守则⑤——
绝对守护委托人的秘密。
即使委托完成也不泄露半点。
以智慧的小揪揪发誓。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