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就给我评论。谢谢。

【月歌】名侦探弥生春的非日常04

——观前提示——
本篇内容是由月野事务所的艺人参演的电视剧作为基础。和帝国paro类似的设定。
《名侦探弥生春的非日常》一共十二话,剧后花絮也是一样。
腐向设定以弥生春为中心,以始春为主。其他搭档组cp为副,私设有。此话含新葵。
希望大家多多评论,说出直观的感受。没有评论我更不动啊!
——第四话:温暖的橘色炸弹——
“这是我们调查的结果。拍卖会今晚十九点正式开始,皋月葵有极大可能成为今晚的拍卖品。”弥生春将列单放到卯月新面前,将睦月始的话给堵了回去。
“我知道了,谢谢,春先生、始先生。这是委托金。”卯月新看着列单上的字,低着头,将口袋里装着钱的信封放到了桌上。
三人沉默了会,卯月新便站起身鞠躬道别后,走向侦探社的大门拧开门把。
“等等!”弥生春抓起信封站了起来,咬着下嘴唇牙齿磨了磨,深吸了一口气。“今晚的拍卖会十分危险,聚集了各种各样平日里对RED有怨恨的组织。新,我劝你还是从长计议。”
卯月新抬头看了看弥生春被夕阳盈环的背影,并没有再说一句话,拉开大门就离开了事务所。门被砰的一声甩上,连睦月始都忍不住被吓炸了毛。
弥生春将信封丢到茶几上,一言不发地回到自己的房间,门也同刚才一样砰的一声响。弥生春将自己砸到床上,即使脸被柔软的被褥砸得疼也不哼唧,闷头不说话。
弥生春还没闷一会,就听见门被打开的声音,和自己同样沐浴乳香味的流浪猫就这么坐到了自己的床边。
“你们俩现在的反应真像‘亲子吵架’。你还像吵完架后悔的妈妈。”
“始!”弥生春也不动,保持着这个姿势继续生气,等着睦月始的下一句话。
然而弥生春却等来了睦月始的手,在自己毛茸茸的脑袋上乱摸一通。
“真是猫的劝诱!始现在完全就像只家猫了。”弥生春从床上弹起来,理了理自己的衣服。“走吧,为‘我们家的孩子’去冒险吧。”

橘黄色的灯光点亮了员工通道的门。或许是因为今天是特殊日子,通往拍卖会场的路上与以往不一样的氛围清晰可感。
拉开黑色的门帘,弥生春再一次领着睦月始走向后排。毫无意外,文月海此刻正朝他们挥着手,示意着弥生春坐到文月海旁边。
没得选择,弥生春只能硬着头皮带着睦月始坐到文月海身边。
“果然三月先生并不是执着于抓外遇这种小买卖。”文月海搭上了弥生春的肩膀,似乎是欣喜地拍了拍弥生春的右臂。
“鱼先生有话直说,我家猫正看着呢。”弥生春两手抓住了文月海的手,笑眯眯地给放回到文月海腿上。睦月始愣了愣,随即转头不再看弥生春。
“三月先生果然是来帮RED的吧。”文月海语气爽朗地说出了陈述句。一时之间弥生春便觉得背后发凉,绷紧神经准备应对。
“不过别怕,那位先生是让我来帮助三月先生的。”文月海侧过身,面对着弥生春,脸上的笑容怎么也隐藏不了文月海此刻的野兽气息。
弥生春刚要说话回绝,清脆悠扬的声音就打断了他。文月海也并不打算继续,转回身专注于台上的内容。
主持人与之前大不相同,脸上虽然带着欧式假面,但是露出来的嘴巴并无笑意。没有本日的拍卖品全部名单,主持人直接爆出了第一件“拍卖品”——“RED的心腹”。
弥生春握住袖口,指甲即使隔着西服布料都让手心被指甲刺痛。
橘黄色的灯光下,几个戴着黑色皮套面具的肌肉男将一个盖着黑布的物件推了上来。伴随着主持人的热场介绍,肌肉男掀开了黑布。
大部分客人都不住惊呼,甚至其中还有忍不住站起来又因太过震撼而后倒回到座位上的。
那是一个巨大的铁笼。一名金发青年瘫倒在铁笼里。金发青年闭着眼,双手被粗重的手铐分别拷在两根距离较远的铁柱上,双腿也被戴上了脚铐,并挂着巨大的铁球。
金发青年看样子遭到了极度的虐待,嘴角的血早就干成一条印记。似乎是为了满足客人的要求,金发青年还身着警服,但扣子却全被扯掉,露出印着红色鞭伤的胸口。
弥生春和睦月始都再清楚不过,眼前这个金发青年就是可怜的皋月葵。
“别急,还不能行动。”弥生春被睦月始摁住手,只能咬牙忍耐着冲上去救人的心情坐了下来。
主持人从一旁拿起一本黑绒本,张嘴开始棒读拍卖品的信息。突然,会场的天花板连同舞台一起爆炸,橙黄色的烟雾从灯管中散落,客人们也慌乱起来。
“别慌。”弥生春刚要站起来趁乱救人,这次却被文月海摁住了。“你看前排那几个,哪一个动了?他们的目的你应该明白吧。”
他们要把卯月新也抓住!
弥生春警铃大作,但不得不咬着辨认那几个人。坐在第一排此刻却依旧笑眯眯看着舞台的,就是那几个被RED偷过重要证据的组织成员,篁志季和和泉柊羽。
果不其然,卯月新带着红围巾从舞台上方出现的时候,舞台两旁立刻出现了那几位赫赫有名的成员,奥井翼、堀宫英知等人。
卯月新此刻虽然暂时能应付他们的射击和拳脚,但完全没办法给皋月葵开锁。
“那位大人不是还欠着我吗?我要你先还我点!”弥生春心急如焚,站起来对着文月海伸出手。
文月海爽朗地摸了摸脑袋笑,随即从身侧掏出两把手枪塞到弥生春手里。
“你这算什么?手枪能有什么用啊。”弥生春立刻打开弹夹,里面居然还都是催眠弹。
“没办法,那位先生只给我了这个。”文月海摆摆手,一脸无辜。
弥生春也懒得和文月海继续纠缠,把另一把手枪塞到睦月始手上后便立刻冲向舞台。但弥生春并没有直接冲上去参加混战,停在第二排,蹲着拿手枪里的催眠弹砸坏了笼子的锁。
趁着催眠弹放出烟雾让舞台上的人防备时,弥生春赶紧冲到舞台上,迅速打开笼子再拿枪打坏四个铐子。卯月新也立刻赶来掩护弥生春,同睦月始前后夹击敌人。奥井翼勾了勾嘴角,从口袋里掏出闪着红光的遥控,摁了下去。
一瞬间笼子的栏杆全部缩了回去,极重的牢笼顶就这么砸了下来。
“春/葵!”
——第四话,END——
——片场时间——
志季:(睡着)
翼:有些人表面正经,实际上已经在梦里作曲了。
英知:演反派很累人嘛。柊羽也是,睡得可香了。
春:实际上始也睡着了。
翼:噗这是队长的特点吗?
——弥生侦探守则④——
答应别人的事就要好好做到。
即使委托人没办法给予委托金。
养只家猫更要对他负责。
不过不知道家猫哪天能叫自己主人。

评论(3)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