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就给我评论。谢谢。

【校仲】难受的时候要吃糖

●心情复杂
●感觉prk的工作是不是太多了点
●担心prk

仲田博喜已经不是第一次被出租车司机叫醒了。这几个月连续的高强度工作确实让人吃不消。
下了车,仲田博喜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23时,赶在第二天之前啊。”他一个人独自呢喃着,缓缓打开家门。
灯一开,就能听到牡丹饼蹭地一下跑起来的声音。仲田博喜简单检查了一下,确认牡丹饼没有生病,然后就开始进行牡丹饼的笼子扫除。
牡丹饼在旁边看着他来回跑,直到仲田博喜把东西整理好,把牡丹饼放回去,牡丹饼才安静下来看着仲田博喜。
“乖孩子乖孩子。”摸摸牡丹饼,仲田博喜感觉自己的肌肉也不怎么疼了,仿佛牡丹饼有神奇的治愈功能。仲田博喜忍不住想起噗酱和mika,笑了起来。
面清理猫砂盆真辛苦啊。还是牡丹饼乖。

仔细并且迅速地洗完澡,仲田博喜感觉刚刚变轻松的肌肉又开始疼痛起来,大脑也开始决定要好好睡觉了。给牡丹饼爱的摸摸后,仲田博喜关上灯,回到床上,拿起被自己扔在床边的手机看了一眼时间。
“23时46分,真迅速。”然后随着屏幕的暗下,仲田博喜很快进入了睡眠。

猛烈地咳嗽让仲田博喜醒过来,作为一个偶像包袱,不,偶像自觉性满点的池面,仲田博喜立刻起身倒水喝感冒药。
工作不会因为你感冒而等着你的。
仲田博喜坚持着一有苗头就立刻吃药防御的原则,迷迷糊糊喝水吞下药丸。而此时,手机突然亮起来,静音模式下,只有那个人的头像闪闪发光。
“喂?”仲田博喜拿食指摩擦了下鼻子,摁下了免提,倒到床上准备就这么接他电话。
“喂,博喜,你别告诉我你现在才睡觉。”电话那端似乎在生气。
“你才现在睡觉……哈啊、我被你吵醒的。”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静音了?”拳太朗似乎有着能穿过电话那端过来搓仲田博喜一样。
“是是……”仲田博喜感觉梦里的小巧克力更爱他。
“……周末,你休息吧?”
“啊,对……?”把小巧克力洒在冰淇淋上——
“难得的,出去吃个饭吧。”
“……啊、好。”吃一口巧克力和冰淇淋完美结合。等等?
没等仲田博喜反应过来,那边已经挂了电话。

仲田博喜到饮食店的时候已经是浑身发软了。这个时间的流行感冒似乎很容易沾染。仲田博喜此刻已经是身陷感冒困局了。
看到那个不刮胡子中分的拳太朗,博喜径直走过去坐下去。“分手饭?”
“哈?”拳太朗忍不住有点大声。
“开玩笑的。”博喜忍不住露出恶作剧的笑容。拳太朗捏了捏博喜的脸,然后熟练地站起来表示自己要去厕所准备一下。
博喜似乎猜到什么又觉得不太可能。但,拳太朗捧着满是小烟花的蛋糕出现时,一切都变成绝对了。
“咳咳,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始之春稽古初遇三周年?”仲田博喜忍不住笑起来打趣拳太朗。
“那是月舞tv的梗。”拳太朗放下蛋糕,“现在不是任何梗,仲田博喜。你签一下字吧。”拳太朗把一个超厚的资料放到博喜面前。
“你、咳咳、咳咳……”看到上面的合租合同试样,仲田博喜忍不住激烈地咳嗽起来。
拳太朗拍拍博喜的背,递给他水。
“防止你工作太累,把你的细胳膊细腿弄疼了。”拳太朗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仲田博喜一边咳一边拿来笔,爽快地签了字。趁着没人注意,仲田博喜躲在座位的隔板下方,迅速地亲了拳太朗。
“新婚快乐,拳太朗。”
“啊,新婚快乐。”
END
反正在我的世界里,他们已经结婚了!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