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就给我评论。谢谢。

【阴阳师同人】黑羽与修罗场5-7

阴阳师警察paro  黑羽与修罗场

√这是兼有妖力和现代科学的时代,当然人鬼共生。

√有原作剧情成分改编

√不接受ky

√喜欢就给我评论!爱我就给我长评!长评!

大天狗中心

 

 

 

5、

大天狗离开之后,源博雅试了很多自己曾经的办法去寻找大天狗。但结果却还是一样的,源博雅这才意识到自己只知道大天狗住在爱宕山,却不知道大天狗到底住在哪里。停职反省的时光因为大天狗的消失而让源博雅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孤独。警视厅里,大天狗的办公桌虽然还留着大天狗存在过的痕迹,但大天狗早已消失。源博雅就这么呆坐在自己的椅子上坐了一上午,然后等到快要午休的时候,站起身,准备将辞呈递给曾经的上司。周围同事努力工作和努力摸鱼的吵闹声包裹着源博雅,源博雅走到上司办公室门前,深呼吸,然后敲开了门。

 

“您好,我…诶?”源博雅抬起头,看到的却不是和以往一样的光景。原本乱七八糟的办公室被重新粉刷成了淡蓝色,不仅如此,坐在那个椅子上的不再是曾经那个满脸褶子嚣张跋扈的警视厅厅长,而是一位戴着高高的帽子的阴阳师模样的男人。就在源博雅对上司的更换感到惊奇时,门被人推开,他顺着声音的位置看过去,出现在眼前的女孩更加让源博雅惊讶。

 

“晴明,你要的文件我帮你拿来了…嗯?这个人是?”神乐抱着一大摞的文件走向坐在办公桌上的新上司,后面还跟着一只有两只尾巴的狗。

 

以为已经找不到的妹妹此刻却仿佛失去了全部记忆的出现在自己面前,源博雅努力忍耐着要抱着神乐大吼着关于这些年的冲动,盯着此刻这个叫晴明的新上司的脸许久。

 

“谢谢,神乐。”察觉到了源博雅的眼神,安倍晴明稍稍正了正坐姿,微微弯着嘴角,带着温和的语气介绍了自己。“我叫安倍晴明,虽然失去了在这之前的记忆,不过今天就由我开始担任警视厅的厅长。这边的女孩子是神乐,她也失去了记忆。”还没等安倍晴明介绍完,那只狗就自己得意的向源博雅介绍了自己。“我是晴明大人的式神,我叫小白。”

 

“啊,狗式神啊。”

 

“是狐狸式神!”小白跺着脚,生气似的甩了甩两只尾巴朝着源博雅张了张嘴。源博雅看着这样的两人一式神,将辞呈揉成一团塞在了衣服里。

 

 

 

6、

源博雅很快就认可了安倍晴明,并且很快的融入了他们,不仅仅是和安倍晴明、和失去记忆的妹妹神乐,还有小白以及其他源博雅从未主动去接触过的人。原本源博雅以为大天狗的失踪就像自己的妹妹神乐的失踪一样,等待一段时间后,大天狗或许就会自己出现。源博雅也渐渐理解了安倍晴明来做警视厅上司的原因,为了抓住最近十分嚣张的大盗。

 

一个温暖和煦的下午,源博雅坐在椅子上喝着姑获鸟泡的热可可,闭着眼睛想象着神乐恢复记忆后与自己感动相认的场景。就在此时,鸦天狗抓着妖狐和一个哭泣的女孩子走了进来。期间还伴随着妖狐的哀嚎和辩解。源博雅用无可救药的眼神看了看妖狐,妖狐则满脸紧张的摆手摇头。

 

“源博雅大人啊,这次真真真真真不是我!说起来你可能不信,是这个小姑娘先动的手的。”妖狐抖了抖尾巴,让源博雅看到了紧紧抓着妖狐尾巴不放的小姑娘的手。听到吵闹声的安倍晴明也带着神乐走了出来,八百比丘尼则是捂着嘴在自己位置上笑得花枝乱颤。

 

“呜…我是跳跳妹妹…是我拜托妖狐叔叔带我来这边找晴明先生的。”跳跳妹妹擦了擦眼泪,吸吸鼻子,顺手还揉了揉妖狐的尾巴。而平时对待少女游刃有余的妖狐,此刻却一边吐槽“不要叫我叔叔,叫我哥哥。”一边满脸紧张的四处张望。

 

八百比丘尼终于是在这种气氛下憋住了笑,将姑获鸟泡的可可递给了还没缓过神来的跳跳妹妹。而妖狐,则在跳跳妹妹松开他尾巴的一瞬间就立刻窜出了警视厅。

 

从跳跳妹妹喝着热可可,心情稍稍平静下来的叙述中源博雅得知了这次事件的具体情况。跳跳集团是平安京有名的可爱产品集团,而作为跳跳一家维持活动的灵魂之石,最近被那个十分嚣张的大盗给盯上了。在灵魂之石被偷走前,跳跳哥哥和跳跳弟弟日夜坐在跳跳集团的大楼顶层守着,但不知道为何,今天早上跳跳哥哥和跳跳弟弟突然消失,并且周围小妖怪也一同被带走了。

 

“晴明。”源博雅朝安倍晴明看了一眼。安倍晴明也点点头,决定今天晚上就去跳跳集团的跳跳大楼顶层守着灵魂之石等着大盗的到来,并且要求大盗归还跳跳哥哥和跳跳弟弟。

 

 

 

7、

黑夜,在平安京虽然拥有万家灯火,但跳跳大楼却因为跳跳一家的特殊体质而不得不在黑夜里灯盏不开。源博雅和安倍晴明他们一同坐着跳跳大楼的电梯向最高层移动,在电梯这样幽闭的空间里,难免会有害怕和阴暗的情绪滋生。源博雅虽然不怕恶鬼,但种种不能解释的现象还是能让他害怕。源博雅紧绷着神经,不敢四处看的直直的盯着电梯门。

 

然而,就在源博雅有些松懈的时候,一抹白色的东西在自己视线的角落晃了过去。源博雅一瞬间吓得僵住了身体,直到电梯到顶层时“叮”的一声,源博雅看到广阔的空间和大大的落地窗透着外面的灯光,想也不想的冲了出去。然后就听见“嗷!”的一声,小白从刚刚那个源博雅视线角落的地方甩着两个招摇的尾巴跑了出来。

 

“博雅大人,你这是干什么啊。”听到这话,源博雅才意识到刚刚那个吓得自己不能动弹的白色东西是什么,气的他抓起小白的前爪摇来摇去。

 

八百比丘尼捂着肚子笑到抽筋的看着这一切,神乐好像知道了些什么,脸上写着冷漠就跟着安倍晴明去找灵魂之石。

 

源博雅跟着跳跳妹妹来到了放置灵魂之石的地方,夜晚的点点灯火透进来与星光月光一同将灵魂之石点亮,让源博雅忍不住看入了迷,直到小白报复性的推推他催他布置结界,源博雅才回过神来。

 

等到窗外的灯光渐渐减少,月亮也渐渐从正中央向西边下落,小白也渐渐快要进入梦乡的时候,一股熟悉的妖气让源博雅突然绷紧了神经。越是害怕着什么,却越是出现些什么。就在安倍晴明做好准备战斗的时候,熟悉的龙笛声响彻整个大楼。温柔的曲子仿佛母亲的催眠曲一般安抚着源博雅,但出现在落地窗外的那漂亮的黑色翅膀,却如同针扎。

 

“钢铁之羽。”龙笛声就这么停下,大天狗的翅膀就这么张开,曾经柔软温暖的羽毛就这么化作伤人的利箭刺破玻璃,飞舞着的玻璃碎片和羽毛划伤了源博雅。但源博雅却愣在那里,一动不动。

 

大天狗看着这样的源博雅,并没有说出任何解释,他灵敏的躲过安倍晴明的攻击,轻拍着翅膀浮在灵魂之石前。“源博雅,你变了。”大天狗有些失望的摇了摇头,对此刻丝毫没有战意的源博雅皱了眉,准备将灵魂之石就这么拿走。

 

然而,源博雅拔出了刀,径直朝大天狗砍去。措不及防的攻击让大天狗的羽毛随处飞扬,但很快大天狗便从惊讶转为欣喜,举起扇子对准了源博雅进行风袭。

 

“急急如律令!”符咒就这么射了过来,刺伤了大天狗的肩膀,紧接着,安倍晴明又布下结界,让受伤的大天狗无处可去。鲜红色的血顺着大天狗白色的衣物一点点的渗透出来,源博雅就这么呆愣的看着,回想着自己在大天狗消失后的妄想。

 

如果不主动去寻找的话,这个大蠢货大天狗就会迷失。

 

源博雅正准备进入结界将大天狗带走胖揍一顿之后好好教育并且安抚。但一瞬间,周围的空气被凝结起来,寒冷顺着脚趾爬上背脊。基础术式从窗外射入,结界被一击碎裂,大天狗立刻展翅飞远。

 

窗外,雪女抱着与安倍晴明长得几乎一模一样的阴阳师飞向灵魂之石。大天狗飞了过去,朝那个阴阳师低下头。“抱歉,黑晴明大人,我愿意接受任何惩罚。”

To be continue


评论(1)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