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就给我评论。谢谢。

【阴阳师同人】黑羽与修罗场1-4

阴阳师警察paro  黑羽与修罗场

√这是兼有妖力和现代科学的时代,当然人鬼共生。

√有原作剧情成分改编

√不接受ky

√喜欢就给我评论!爱我就给我长评!长评!

大天狗中心

 

 

1、

这是个人鬼共生的时代,街上来来往往的看得见的,不仅仅是推着婴儿车的人类与抱着三五个小妖怪的姑获鸟在热火朝天的讨论育儿经验。而且还有开着警车滴唔滴唔的人类警察与展开着黑羽的天狗一族一同抓捕犯人的奇妙场景。这就是这个时代的平安京。

 

 

源博雅提溜着盗墓小鬼就进了警视厅的办公室,有些无奈的从大天狗的办公桌上抽出报告纸让盗墓小鬼老实填写。“我可不记得有同意借给你报告纸。”大天狗很是烦躁,头也不抬的对着源博雅抱怨了起来,黑色的羽毛随着他努力敲击键盘的动作一抖一抖。

 

“嘛、反正我们两个是搭档嘛。你的报告纸就是我的报告纸嘛。”还没等源博雅说完,盗墓小鬼就一脸得意的将关于“随便进出别人墓地”的报告递给了源博雅。“你、真厉害啊。”报告上的内容详细得让源博雅都忍不住想要借鉴学习,就连源博雅需要填写的地方也完美的填写完成。就在源博雅夸赞这个多次进来警视厅的盗墓小鬼的期间,大天狗又一次的成功将笔记本电脑弄到自动关机。

 

“…啧。”细微的咂舌声。声音的大小刚刚好只让源博雅听到。而听到咂舌声的源博雅,则扬起了下巴,让盗墓小鬼自己去把报告表交给他爹后,凑近对着一屏黑皱眉的大天狗。源博雅还没来得及开口,警视厅的门就被鸦天狗踹开,青蛙瓷器灰头土脸的跟在后面。

 

看到大天狗愁眉苦脸,鸦天狗立刻把青蛙瓷器交给其他警务人员,直接飞到了大天狗旁边。“怎么了大天狗?!有什么邪恶的大妖怪出现了吗?!”

 

听到这话,大天狗的眉头拧在了一起。虽然是人鬼共生的时代,但妖怪和人类的相处异常和谐,作为正义的天狗一族基本上也只是在警视厅做做笔录,或者和人类结成搭档一同抓捕几个恶意吓人的小妖怪或者处理扰民事件而已。

 

当初和源博雅一同进入警视厅之前,两人是对自己能够斩杀恶鬼有着各种各样期待的。大天狗更是以为凭借自己和源博雅的实力,肯定能去处理各种各样的邪恶行为。

 

“啊、到出去散步的时间了。”在大天狗越想越生气,即将要举起扇子风袭了笔记本电脑之前,源博雅伸出手架起大天狗的胳膊将大天狗从警视厅带了出去,留下不知道暴风雨前宁静的鸦天狗。

 

 

 

2、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源博雅就习惯在大天狗对种种不顺心即将要爆发之前,将大天狗从警视厅里带出来。顺着警视厅后面的小路,源博雅用走的,大天狗则是走不了几步就拍拍翅膀架起源博雅直接飞到了爱宕山。

 

爱宕山还是树木密集,大天狗回到了作为家的爱宕山,有些轻松的放下源博雅,独自飞到树枝上坐下,拿出源博雅给他的龙笛,轻轻吹奏起来。源博雅挠了挠后脑勺,弯着嘴角,将自己的笛子举起,同大天狗合奏一曲。

 

悠扬的乐曲缠绕着每一棵树,声调的升高和降低都仿佛在讲述大天狗和源博雅曾经的故事。儿时的源博雅因为生气父亲的责备而逃出家门,在这么一棵老树下被黑羽搔弄打出喷嚏,抬头望去便看见垂着黑色翅膀坐在树枝上望着远处的大天狗。

 

“你好漂亮啊。”幼孩不自觉的对着树上的大妖怪夸赞,原本以为大妖怪会亲切温柔的对他一笑,谁知大妖怪转头就是一扇,扇得源博雅向后跌在地上。

 

“你才漂亮呢!你全家都漂亮!”原本不屑于搭理弱小的人类的大天狗,难得的对着源博雅怒吼,然后拍拍翅膀留下几片黑羽就飞走了。源博雅有些懵,摸了摸掉在自己脑袋上的黑羽。黑羽的羽轴坚硬刺手,但羽片却十分柔软。虽然源博雅搞不懂大妖怪为什么要夸自己漂亮还顺带夸了自己全家,但留下来的黑羽就像是下一次见面的约定一般。

 

自那以后,源博雅就时不时的带着自己珍爱的玩具来爱宕山四处寻找大天狗。偶尔能看见大天狗展翅飞翔在天空中,但多数情况是见不到大天狗的,只有黑羽告诉源博雅大天狗曾经到过这里,可能是一个月前也可能是刚刚。

 

在源博雅沉迷寻找大妖怪、翻阅关于大天狗的书籍的这段时间,源博雅的家庭正渐渐的渗透着悲剧。直到某天源博雅准备背上龙笛和弓再次去树林里寻找大天狗时,母亲的惊叫阻止了源博雅的出行。源博雅睁大眼睛快步跑过去,只见母亲瘫倒在地,妹妹的房间一片狼藉。

 

源博雅的父亲很快的处理了这件事情,立刻派人去寻找神乐。但神乐就像被妖怪吞噬了一般,生与死的痕迹都找不到,一时之间人心惶惶。

 

但,再恐惧的事件,经历时间的洗涤也能仅仅变成一个较为恐怖的都市传说。就连源博雅的父亲母亲也渐渐放弃了神乐,将她的衣服埋葬了起来。源博雅却无法忘记,固执的寻找神乐的踪迹,为了找到神乐,执拗的想要变强。

 

只有在天气比较好的日子里,源博雅才会难得的拿着龙笛带着弓,去爱宕山以杀恶鬼的名义,不抱希望的寻找大天狗。然而,就在源博雅射杀最后一只恶鬼准备回家的时候,黑羽被风席卷着飘到源博雅面前。

 

源博雅没有转过头,听着木屐踩到树枝上的声音,旧时的追逐大天狗背影的回忆翻涌而来。“你就是在这附近斩杀恶鬼的人类武士吗?”

 

大天狗的声音还是和之前一样好听,源博雅紧了紧握住弓的手,深吸了口气。“啊,是的。”

 

“那么,愿意与我一同斩杀恶鬼、行使正义吗?”大天狗轻拍翅膀,卷着风飞到源博雅面前。然而就在看到源博雅的一刻,大天狗原本浮在空中冷静的模样瞬间绷不住了。“熊孩子!”大天狗忍不住对着源博雅大呼,气呼呼的举起扇子准备风袭然后逃跑。然而源博雅却一把抓住了大天狗的脚踝,让大天狗在惊吓中停止了逃跑。

 

“我愿意,一起斩杀恶鬼吧。大天狗,我等你很久了。”

 

 

 

3、

虽然大天狗对那时的孩童印象不是特别好,但此刻源博雅认真的眼神以及他看上去变得强大起来的模样,都让大天狗无法将自己的邀请收回。于是一来二往,源博雅从对神乐的寻找的执拗渐渐抽出些空间缓解。大天狗与源博雅也产生了难以阐明的羁绊。

 

恶鬼,是很少的存在。在这个平安京,恶鬼也仅仅是从阴界偷跑过来的小喽啰而已。偶尔有难以控制的恶鬼出现,在大天狗和源博雅的联手下也迅速解决。没有了恶鬼,两人却开始找着借口在爱宕山待上一段时间。

 

源博雅问及大天狗初遇时为什么要夸自己和自己全家漂亮,气的大天狗举起扇子就糊了源博雅一脸。“在我们天狗一族,这样才算漂亮。”大天狗指了指腰间的面具。源博雅也因此明白了大天狗当时是要吵架而不是夸赞。

 

而被看了自己腰间的面具,有些觉得怪怪的大天狗就向源博雅腰间看去,一个长长的管状带孔的东西引起了大天狗的好奇心。“博雅,这个是你们人类专用的武器吗?”

 

源博雅顺着大天狗的眼神看去,拿起腰间的龙笛,忍不住漾起了笑容。“这个吗?这个不是武器,是乐器。”看着大天狗丝毫没有理解的眼神,源博雅更是干脆的用龙笛吹奏了一曲。在源博雅演奏的期间,大天狗的眼神从迷茫到惊讶再到闪闪发亮,完全的被曲子的魅力征服。

 

“我教你吧。”源博雅转过身,与大天狗并排站着,将指法一一演示给大天狗看。就这样,两人相遇的理由不再是斩杀强大的恶鬼,还有乐曲的教授。

 

春去秋来,当大天狗已经可以和源博雅完美合奏出让山间妖怪都沉迷的乐曲时,源博雅向大天狗提出了邀请,他想要和大天狗作为自己的搭档一同去警视厅工作。大天狗丝毫没有犹豫,答应了源博雅。

 

悠扬的乐曲结束,大天狗看着源博雅,在源博雅转过来看自己前扭头看向一边,上扬的嘴角却出卖了他。

 

 

4、

在爱宕山吹吹龙笛、警告警告恶鬼,太阳便很快的沉下了山。星星点点的灯光从城市里冒出,两人准备回警视厅继续处理那些平凡的琐事。但就在此时,刺人的疾风裹着利箭划破大天狗的脸颊,一直潜伏着的恶鬼终于在黑夜降临时露出了他的真容。

 

大天狗来不及惊讶,展开翅膀便卷起狂风向那恶鬼丢去。源博雅也心领神会的举起弓将杀气全数射向恶鬼。脸颊被划开的刺痛让大天狗愤怒,但很久没有受伤过的大天狗此刻却面对强敌,产生了难以言喻的兴奋感。作为妖怪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吼,扇子随意刮起的大风更是肆无忌惮。

 

如果杀了这个恶鬼,我和博雅就能去执行更加厉害的正义任务了。

 

明明受到攻击,大天狗此刻却露出了难以抑制的笑容。释放力量的快感让大天狗感觉自己仿佛卸下了万斤重担,就好似风一般自在。恶鬼虽然难缠,但还是抵挡不住强大的力量很快便消失在树林中,只剩下空气中的血腥味来证明刚刚有过的战斗。源博雅更是高兴,大天狗与自己并肩完成了战斗。相视一笑后,羁绊更加深刻。

 

就当两人兴致盎然的准备回警视厅领功,想要去斩杀更强的敌人时,上头却突然对源博雅和大天狗实行了停职反省的处理。大天狗也因此突然消失。

To be continue


评论(1)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