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就给我评论。谢谢。

【月歌】缘(第十二章,完结)

——观前提示——

 

本作基于本家的狱族paro世界观产生,具体设定稍有不同。是“很久很久以前”的故事,和现实有不同的说话方式、思考观念等。因为是伪中华风,可能会和平时的月歌不一样。本作采取单元剧的模式。

 

作者我是个弥生春偏心患者,腐向,基本cp是始春和搭档cp。

不包括序章一共十二话,更新时间基本看状态,但不介意催更。欢迎评论探讨!爱你们哟,啾咪☆

 

——第十二章:缘——

 

从离开荒海森林的那一步开始,弥生春便嗅到了那无法让人忽视的妖气。荒海森林和遥山都属于人界之外,即使被影响到和人界一样白昼逐渐缩短到没有,但两大狱族的妖力足够形成结界,阻挡来自外界的污浊。

 

人界就没这么好运了。作为人界屏障,本该保护人界的灵门实际上就是造成妖气蔓延的原因。一路上,弥生春一行人根本不敢停下歇息。妖怪魔物在黑暗下肆虐,人类也被妖气侵蚀到失去理智变成行尸走肉。

 

“春?春!”睦月始皱着眉,抓住看上去有些失神的弥生春的衣领摇晃。

 

“…啊抱歉,始。怎么了,不喜欢公主抱吗?”弥生春回过神,弯眸低头微笑看着此刻被自己公主抱着移动的睦月始。

 

“…闭嘴!”铁爪果断上线,弥生春也果断没被抓到就开始叫痛。这样一来二去,睦月始也忘记了自己想要询问的事情。为了尽快赶回城里拯救长月夜他们,人类的三人分别被自己的狱族带着移动。至于为什么要以公主抱的形式,则是因为霜月隼提出公主抱可以短范围产生移动结界,保护人类的三人不被妖气伤害。

 

皋月葵和文月海都欣然接受。睦月始本来打算以自己足够强大拒绝,但是看到文月海都爽朗笑着被霜月隼轻易公主抱了起来,睦月始便沉着脸老老实实让弥生春抱了。

 

经历了一天一夜不眠不休的赶路,弥生春一行人也总算是到了长月家的“保护范围”。睦月始和文月海紧急切断了长月夜他们与灵门的法力连接,暂时阻断了灵门的进一步侵蚀。

 

此刻霜月隼一个人的力量便足够维持,再加上弥生春不眠不休赶路有些体力不支,弥生春便就这么靠着椅子沉沉睡了过去。

 

弥生春自从与睦月创结缘后便从未做过梦。狱族本来就不太需要同人类一样每日睡觉来补充体力,做梦更是极少发生的事情。

 

但是在现在这种妖气盈满人界的时候,弥生春却难得的做了一个梦。

 

梦里弥生春反复经历被当做怪物来虐待、下一世又被睦月始解救的痛苦。就仿佛是人类死后被惩罚到地狱尽头反反复复经历生前最痛苦的事情一样。

 

“不奢求每一世都有爱人相伴,只希望爱人不再来。”弥生春再一次经历被尖锐的枪头刺穿蝶骨的痛,血化作泪水,朝着关闭他与人界联系的灵门哭喊。

 

弥生春爱睦月始爱的深刻,但是恨睦月家也恨得深刻。他爱睦月始能够通过层层考验来到遥山同他结缘,却也恨睦月家、甚至整个人类能够下痛手将他弥生春当做一个物件一样极尽压制、折磨。

 

越是爱睦月始,弥生春便越发恨人类。他同霜月隼被创造到这个世界,是慈爱着世人、是要保护世人而存在的。可是世人却轻易被妖气腐蚀,轻易同他们刀剑相向。

 

“那就除掉他们吧。”

 

在弥生春痛苦的时候,灵门都不曾回答,可或许是现在对自己创造的孩子的同情,灵门回应了经受折磨的弥生春。

 

睦月始多多少少感觉到了不对劲,他立刻停下了手中的事情,跑到弥生春身边要叫醒弥生春。可是不管睦月始怎么用力摇晃和呼喊弥生春,弥生春依旧皱着眉头、浑身是汗地沉浸在睡梦中。

 

“糟糕!”霜月隼突然一阵心惊,“春就吸收了过多的污浊,现在灵门轻易地就能进入春的意识,引发春的妖堕。”霜月隼的话刚刚说完,弥生春便睁开了双眼,从噩梦中苏醒过来。

 

众人听了霜月隼的话,不免有些警觉,皆屏气凝神观察着弥生春的反应。

 

“怎么了,始?”弥生春同以往一样弯着眸,软声询问离他最近的睦月始。

 

“春,你没感觉自己有什么不舒服的吗?”

 

“没有哦。啊,刚刚做了个噩梦,抱歉,吓到你了?”弥生春站起身,伸手准备揉搓睦月始的脑袋。原本以为睦月始会铁爪相向,没想到睦月始却低着头,任由弥生春乱来。

 

“春,你的珠子黑了。”睦月始这么说,弥生春才意识到,自己胸口的那珠子串早就染上沉黑。弥生春并没有进一步的反应,却感觉到法力的刺痛。

 

是霜月隼的法力。他们俩被创造出来的时候便有着这样的“预防机制”。如果其中一方彻底妖堕,那么另一方不管愿不愿意,身体里的法力就会自动对另一方进行“净化”。而所谓的“净化”只不过就是“消灭”罢了。

 

“始…?”弥生春被霜月隼的法力刺中要害,颤抖着瘫坐下来,乞求般地望向睦月始。

 

睦月始并没有回答弥生春,只是蹲了下来,沉着脸紧紧抱住了弥生春。

 

啊,这个场景真的是看腻了。每一次弥生春被睦月始从上一世残忍的封印中解救出来的时候,睦月始都是这么拥抱弥生春的。可是每一次睦月始离开人界之后,弥生春又再一次回到了被残忍对待的地狱。

 

“始,你还真是轻松啊。”弥生春轻轻推开了睦月始,“每次每次,始都只需要做出心痛的样子,在那一世弥补我之前受过的伤痛,却不做出任何能够结束伤痛的改变。”

 

“我是那么爱着你,信任着你,你却丝毫没有对我的伤痛有任何的保护。”

 

“始,为什么你不做点什么呢?”

 

弥生春仿佛自言自语一般,瘫坐在地上,血泪顺着脸颊一滴滴浸染到弥生春的衣服上。霜月隼感觉透不过气,弥生春的痛苦切实地传达到他,那并非是妖堕带来的。

 

“抱歉,春。是我的错。”睦月始低下头,伸出手却不敢再度拥抱弥生春。

 

“…我们六个狱族,本来是灵门的一部分,如今灵门其余部分被自身的妖气腐蚀,只有我们六个狱族以身补门,才能够挽回。但代价便是阴界与人界不再会接触,永远分离。”弥生春别过头,不去看睦月始此刻的模样。

 

就仿佛是报复一样,弥生春将这些话全部吐出。狱族们本来是打算不告诉睦月始他们,等到了灵门再一起以身补门。可弥生春如今将一切都告诉睦月始,就像是小孩子负气拿伤害自己来威胁一样,让睦月始感受失去自己的痛苦。

 

“春!我…我求求你。”

 

“始,我们本来就、不可结缘。”弥生春吐掉了从喉咙渗出的血,捧起睦月始冰冷的脸颊,闭眼、仿佛将这五百年的一切都融到这里一般,轻吻了睦月始。

 

没等睦月始反应过来,弥生春就碎成光点,飘往灵门的方向。

 

弥生春离开后,所有人都不再有任何挣扎,干脆地全部搬到睦月府。年少们还抱着希望,相互约定着来世再见。年中们则互相望着。长月夜被叶月阳抱在怀里,难得的没有争吵,静静地享受可能是最后的时光。

 

“葵,谢谢。那个时候相信我。”卯月新难得握住皋月葵的手,弯着眉眼。

 

霜月隼负气将自己关在房间,就连文月海也敲不开那扇门。

 

狱族们以身补门的那一天,睦月始没有来和大家告别。

 

灵门被补上,便彻底消失,人界的白昼也被还了回来。尔后一个月,人界恢复往常,除睦月始以外的五人投入到工作中,一点点恢复到日常。

 

尔后五百年,弥生春他们的故事成为小儿打发时间的杂说,妖怪魔物成为幻想造物。

 

尔后,狱族的一切消失在人界,连记忆也不曾留下。

 

BAD END

 

 

 

 

 

 

 

 

 

 

 

共有空间里,弥生春无意识打了个哈欠,擦了擦因此而沾湿的眼角。算是弥补和道歉吧。睦月始作为six gravity的队长,此刻要独自一人应对各种各样的媒体、并且处理好接下来的各种活动。

 

不过,弥生春还是大人有大量,泡了红茶、拿了本英文小说,躺在沙发上打着哈欠等着午夜才会归来的睦月始。

 

“我回来了…啊、春你在等我吗?”

 

“恩,在等始哦。红茶有些凉了,我去重新泡…”没等弥生春坐起身,睦月始便倾身吻住了弥生春。

 

皎洁的月挂在正对沙发的窗口,黄莺君羞似得转过身,轻轻梳理他的羽毛。

 

并非不可结缘。

 

——故事之外——

 

隼:啊啦啊啦,最后还是决定爱世人了。

 

春:隼也,最后还是决定和大家在一起了。

 

隼:因为,春那么生气,我都以为春要真的离开了。

 

春:确实那个时候准备离开哦。但是始在遥山忏悔了,还写了给小孩子读的杂书来记下我们的故事和他的错。

 

隼:所以就原谅了始呢。

 

春:谁让我爱着大家呢。

 

隼:唔呼呼…happy albion?

 

春:唔呼呼,happy ablion.

 

葵:总之,现在我们还是不要过去的好。

 

夜:对对,现在的气息很危险。

 

驱:我的unlucky也是这么告诉我的。

 

恋:诶?

 

新:pink是不会明白能力高强的我们的。

 

恋:哈?!你想打架吗?

 

阳:喂喂,那边要听到这边的声音了!

 

泪:嘘——

 

郁:嘘——泪泪真可爱。

 

泪:诶嘿嘿,郁也好帅。

 

阳:嘘!!!

 

海:哦?你们在干嘛?

 

夜:海桑?!!

 

始:在偷听什么呢?啊…春他们的事情啊。喂,春。

 

春:啊,始在偷听吗?

 

始:才没有这种事情。

 

春:那,有什么事情吗?

 

始:……明天,你和我都off的话,要不要…

 

隼:要!

 

海:隼,你明天有工作哦。

 

隼:诶——我也想和始、春一起出去玩嘛。

 

海:不行,你明天必须跟我去工作。

 

隼:海欺负人——

 

海:是是是。(扛起隼)始、春,玩的开心哦。

 

始:哦、哦…

 

春:谢谢,海、隼。

 

——HAPPY END——


评论(4)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