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就给我评论。谢谢。

【月歌】他们是怎么吵起来的呢?(搭档组)

☆黑年少☆

驱:啊!!那是我的杯面!!

恋:∑都过期了!

驱:才没有!(拿起来看)真的啊!

恋:驱真是的,经常要吃的东西却买了最后一天赏味期限的。真是小市民啊。

驱:才不想被你说,你这个妹控!

恋:哈?我那是对妹妹的爱!

驱:我这也是对每一分钱的爱!

恋:吵死人!你这个笨蛋打工小哥!我不想和你讲话了!

驱:我才不想和你这个妹控笨蛋讲话!

恋:哼!

驱:哼!


☆白年少☆

泪:楼下好像吵起来了。郁,如果我也买了最后一天赏味期限的东西忘记吃了,郁会生气吗?

郁:不会哦。(摸头摸头)泪泪总是会忍不住买到就吃完了嘛。

泪:唔……郁,好过分。

郁:诶!?

泪:一直把我当小孩子看!我已经成年了哦。(气呼呼撅嘴)

郁:诶——?

泪:今天晚上不想理郁了,哼哼。

郁:∑泪?!


☆黑年中☆

葵:A、RA、TA……都说了不要一边看电视一边喝草莓牛奶,你看,又洒到身上了。

新:哦、哦!抱歉,葵。

葵:不是要向我道歉啦。新,这样浪费草莓牛奶又弄脏沙发,打扫的工作人员会增加工作量的。稍稍体谅一下他们啦。

新:……葵,好过分。

葵:我?

新:我是葵的搭档哦,居然只担心草莓牛奶。

葵:我还担心沙发哦。

新:超过分!居然沙发都比我靠前。葵,你居然是披着王子外表的负心汉吗?

葵:不不不,新你弄脏了可以洗澡哦,但是沙发就要花费很大功夫哦。

新:沙发比我重要……

葵:A、RA、TA……


☆白年中☆

夜:嗯?怎么了,阳,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

阳:哦,我刚刚听到葵酱和新吵架了。新居然因为葵担心沙发被草莓牛奶泼了不好清洗而生气了。哈哈哈。

夜:沙发比较重要哦。

阳:(呆)哈?

夜:如果阳把咖喱弄到沙发上,我也会觉得沙发毕竟重要哦。毕竟阳丢去浴室就干净了。

阳:等等,夜,你不会是在整我吧?

夜:认真的哦。而且咖喱味道大,比草莓牛奶更难弄。如果阳真的弄到了,我可能需要把阳关禁闭。

阳:等等,夜,我居然比草莓牛奶还要地位低?(震惊)


☆黑年长☆

春:哈哈哈,真热闹啊,始。

始:嗯?

春:年下的孩子因为琐事吵起来了。真年轻啊。

始:这样啊。

春:说回来,始,我们也好久没有吵架了。

始:啊,没错。(撸起袖子)

春:等等!始!?我不是这个意思哦!

始:哦?

春:……好痛!(被铁爪)始,为什么突然就动手了?!(被松开,扶了扶眼镜)

始:我突然想起早上你吃了我的布丁。

春:那不是你不吃的吗?

始:是这样吗?

春:是的!

始:抱歉,记忆错乱了。

春:始明明就是单纯想要揍我而已。(背对着始)啊,好伤心啊,我从中二认识的搭档变得越来越暴力了。

始:唔!(愧疚)

春:啊,好难受啊。完全就是被当成沙包了。

始:喂。

春:只有我一个人执着这段感情吗?啊,真悲伤啊。

始:喂,春。

春:没事的哦,始,我知道始已经习惯了。

始:……对不起,是我玩过头了。

春:(背影一抖)

始:春?(伸手去搭春的肩膀,看到春在笑)你这家伙!

春:抱歉抱歉,本来只是想报复回去的,没想到始居然这么快就……啊!等等!始!明明你刚刚也……

始:多说无益!(铁爪)


☆白年长☆

隼:(反复横跳)

海:隼……?

隼:撒,海,我们也来玩吧!

海:玩什么?

隼:吵架游戏!☆

海:不不不,吵架不是游戏哦。

隼:诶——(低落)我明明给海准备了一大堆麻烦的说……

海:等等?!隼,你最好老实交代你做了什么?

隼:泡了一整箱失败的泡面哦。

海:厨房的排水管堵了?!

隼:还有弄坏了电脑哦☆

海:昨天刚买的?!

隼:还把Diablo不小心寄出去了☆

海:(飞奔出门)

隼:诶嘿嘿☆

(之后隼吃了一个月的草)


评论(9)

热度(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