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就给我评论。谢谢。

【月歌】缘(第六章)

——观前提示——


本作基于本家的狱族paro世界观产生,具体设定稍有不同。是“很久很久以前”的故事,和现实有不同的说话方式、思考观念等。因为是伪中华风,可能会和平时的月歌不一样。本作采取单元剧的模式。


作者我是个弥生春偏心患者,腐向,基本cp是始春和搭档cp。


不包括序章一共十二话,更新时间基本看状态,但不介意催更。欢迎评论探讨!爱你们哟,啾咪☆


——第六章:怨——


荒海森林映在深夜中,对弥生春和睦月始既不表达骇人的拒绝也不表达迎接。就像荒海森林的主人霜月隼一样,逃避。


弥生春迟迟无法踏出一步,胸腔中翻涌的感情压制了责任。直到睦月始轻轻握住弥生春没有热度的手,弥生春才唤回自己的使命心。


两人一同踏入荒海森林,同时裹挟着黑暗的粗壮枝条从森林深处爬了出来。


弥生春眼前一黑,失去意识。


五百年前,霜月隼离开后弥生春便向睦月创提出“传家宝”的计划。睦月创当然是不愿如此。


那时“霜月隼的恶行”已经传遍天下,百姓怨声四起,可他们终究还是惧怕霜月隼,不敢轻易进犯荒海森林,便只能拿弥生春开刀。


弥生春是睦月创的狱族。因此睦月府四周每天都会遭受不同程度的骚扰,轻则府邸外墙被泼满粪便,重则连睦月府的厨子出门买菜都要被打到头破血流。


按照被捕的打人者的说法,厨子这是替恶人做事,就该受到惩罚。


睦月府的仆人也深知自己此刻的境地,便只能花点钱向外宣传自己是“劫富济贫”替百姓惩罚睦月家的财产,这样才好保障自己的安全。


弥生春无法见人受苦。不光是睦月家,其他四勇士也多多少少受到了牵连。


纵然弥生春深知这不是自己的错,但出生便注定是包容万物且慈爱的弥生春,此刻内心尽是煎熬。


“春你不懂,你才出世短短几个月,怎么会明白这人世间的复杂。”睦月创见弥生春多次向他提议做“传家宝”的事,终于是忍不住开口吐露心声。


“遥山里不管妖、灵、人,都能够和谐共处。如今仅仅只是一点小误会就使得创和大家被怨恨,不值当。”弥生春见睦月创握拳的手微微松开,便继续进言。


“我本来就是妖怪,被封印最多是睡个几十年,不痛不痒。等到我醒来之后,便又可以见到创。我便能永永远远相伴你左右。”


“春……”睦月创看着弥生春此刻的笑容,那句会刺痛弥生春的话怎么也说不出来。


确实,此刻百姓怨声四起,将弥生春作为“传家宝”的方法能够平息这一切。但即使睦月创自己能够转世轮回,也不敢保证每一次都是自己来解除弥生春的封印。


就在睦月创陷入两难时,如月家传来消息。如月府被人攻破,府上皆受了不同程度的伤,如月恋更是受了重伤,如今生死未卜。


睦月创自是不能亲自去,便让弥生春绕道悄悄探查。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创!如今只有两条路,要么封印我,要么……灭族。”从如月府回来后,弥生春双眼通红,妖气也有所改变,恨意同慈爱交织。


那就灭族吧。


睦月创虽然很想负气如此,但是就算他愿意一死了之,其他人也不该陪他。


终究是敌不过妖气侵蚀百姓的劫难。也正好,睦月府有一个大地窖,地窖里有扇灵门,只有法力同睦月创差不多高的人才能打开。


睦月创还是让弥生春做了“传家宝”。要怪也罢,要恨也罢。睦月创决心让自己做那个千古罪人。


“传家宝”的事发布之前,睦月创便日日伏案,设想一切可能会伤害到弥生春的状况,将家规条例写到详尽极致。


可是谁知,弥生春第一次解开封印后,迎来的却只是个法力高强的睦月家普通后代。


他有着创的气息,有着强大的法力,却不是弥生春的睦月创。


也罢,就算是代替创守护睦月家和人类。


如初善良天真的想法却让弥生春受尽了苦难。其他人并不像睦月创那般相信弥生春、爱着弥生春,他们只觉得弥生春是一件武器,但又怕武器哪天会划伤自己,便开始施加各种束缚。


等到弥生春再次迎来封印时,便不只是普通的沉睡那么简单。


再后来的好几世,封印也越发强力,弥生春见到的,也都不是他的睦月创。


封印从一开始的沉睡,到后来带有灼烧效果的封印符咒,再到从蝶骨刺穿的铁锁。一层层的痛苦缓慢加剧,弥生春逐渐开始逃避现实,将心也封印起来。


如果就这么永远不要见到睦月创,弥生春也不会受到煎熬。


当脖子上的血红珠子串足够挂上两圈的时候,弥生春见到了转世而来的睦月创。那时,弥生春便觉得自己的心又活了过来,之前的苦难都如过眼云烟。那一世是幸福的,没有灼烧没有锁链,只有爱人在身边的欢愉。


可就是这样的甜蜜幸福,才会使得弥生春的内心被反复蹂躏。每当弥生春感觉到绝望时,睦月创便会转世而来,之后却又让他几世不见。


恨与爱交织,弥生春的意识和妖气也彻底混乱。


“我可怜的弟弟啊。你可知我多少次都想将你带走。”弥生春终于醒来,却发现自己躺在霜月隼的怀里,四周都是池塘的池水,而霜月隼却抱着自己坐在荷叶上。


“隼?”双生子的再度相会,内心翻涌的情感通过泪水诉说。


霜月隼流着泪,却笑着抚摸了弥生春的脸颊。


“……不对!现在不是回忆过去的时候,隼,你应该知道时间已经到了,我们俩换来的人界屏障已经不能够支撑了。始呢?隼,我们……”


“嘘……”霜月隼阻止了弥生春继续说下去,“始睡着了。海把他带到小屋里去了。”


“现在?”弥生春突然觉得不太对劲。明明自己和睦月始出门前交换过气息,睦月始怎么可能现在睡着。


难道……


“没错哦,是我让始睡着的。”霜月隼轻抚弥生春的脑袋,声音轻柔。“还有其他人,我也都让他们睡着了。”


“隼?你明知道屏障快要一点点破碎直到全灭,你为何……”


“春,你难道还不明白吗?人类是坏的,他们才是原罪。始他们是天选,不该一起被毁灭。”霜月隼轻轻抚摸弥生春的脸颊,仿佛教导一个婴儿一般。“我让其他人去遥山躲避了。到时候屏障消失,人类就会遭受大劫难,而我们十二个就会享受这一片乐土。”


“但是隼,他们的家人该怎么办?如月爱呢?难道就让无辜的人也牵连其中?”


“……但我要为了他们而拯救人类吗?”霜月隼垂眸,“春,你明明不是这么想的。”


“怎么不是,你和我明明之前都爱着人类才会……”弥生春刚想反驳,却感觉内心的恨意翻涌出来,胸前的珠子串也显现出黑红色。


“屏障已经裂了一个口了,春。现在早该是日出。妖气正在吞噬白日,你我不该固守前梦了。”


——故事之外——


恋:呜哇哇哇哇!我怎么在山上啊啊啊!爱酱呢!


驱&新:妹控闭嘴。


葵:啊哈哈,冷静一点,恋恋。


夜:我们是被隼先生传送过来了哦。


阳:但是没事,遥山又没有什么结界,我们等天亮就能回家了。


郁:原来如此,太好了呢,泪。


泪:嗯……郁没有受伤真是太好了。


郁:诶嘿嘿。


恋:总觉得想大喊“情侣爆炸吧”之类的。


新:真难得,我也有这种想法。


葵&夜:算了算了,新、恋。大家要友好相处嘛。


——TBC——


评论(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