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就给我评论。谢谢。

【月歌】缘(第五章)

——观前提示——


本作基于本家的狱族paro世界观产生,具体设定稍有不同。是“很久很久以前”的故事,和现实有不同的说话方式、思考观念等。因为是伪中华风,可能会和平时的月歌不一样。本作采取单元剧的模式。


作者我是个弥生春偏心患者,腐向,基本cp是始春和搭档cp。第五章含有海隼。


不包括序章一共十二话,更新时间基本看状态,但不介意催更。欢迎评论探讨!爱你们哟,啾咪☆


——第五章:坠——


霜月隼,如今危害四方的大妖怪,在五百年前也曾经是一个充满慈爱、温柔待人的善良狱族。那时,睦月家的祖先睦月创刚刚同弥生春结缘——也就是签下契约。


文月凯便提议再去北边的“荒海森林”同样与霜月隼结缘。众人表示赞同,便跟着文月凯一起去了“荒海森林”找比弥生春先一步苏醒的霜月隼。


此时是文月凯打头,六勇士和弥生春还未踏入荒海森林,仅仅只是来到森林边界。森林边界的树木便纷纷移身,给他们让出了一条笔直的道路。


“哈,看来这个霜月隼很喜欢我们啊。”文月凯眼神发亮,毫不犹豫地第一个踏上了那条道。


一时之间,荒海森林的花齐齐绽放、铺满道路两边。荒海森林的鸟则啁啾婉转着站在枝头。众人再走深些,便有一洁白如雪的小兔奔跑在他们面前,仿佛领路。


路途太过惊艳,众人都未能够仔细回味,森林中心的那片池塘便映入眼帘。


“唔呼呼,欢迎来到我的世界。”一朵朵莲花开在池塘中心,霜月隼就半倚在莲花簇拥成的靠椅上,弯眸看着众人。


“哦!你好呀。我叫文月凯。”文月凯摸了摸后脑勺,走到池塘边向霜月隼伸出手。“这些都是你做的呀。真好看,简直就像天上神仙的仙术一样。”


“你这么夸我,我可没有奖励给你哦。”霜月隼撅起了嘴,踩着荷叶走到了众人的身侧。“啊,创!不愧是创,这么快就适应了春的力量。啊,创,你为什么是创呢。”


睦月创似乎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而对睦月创有着极度崇拜的霜月隼此刻已经陷入了自我沉醉。


“是是是,先去了春那边很抱歉。霜月隼先生……”文月凯走到霜月隼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


“叫我隼就可以了哦。”霜月隼转过身,朝着文月凯眨了眨眼。


“是是是,隼。总之,现在我们人类需要你的力量来将其他世界隔绝开来,选一个来结缘吧。”


“凯真是简单快速呢。都不问我为什么知道大家的事情。”霜月隼晃了晃手指,画出一个圈。“但是我喜欢这样的凯哦。是,请和我结缘。”


“哦?哦!”文月凯用力点点头。圆圈同上次一样发出光芒,两只可爱的竹熊分别爬上霜月隼和文月凯的肩膀。


“原来是选了我呀。谢谢啊,隼。”


“不用客气哦,凯。”


北边荒海森林的结缘意外的顺利。在商议下,众人决定就这样带着霜月隼和弥生春一同回到城中,向百姓报告此行所获。


回到城中后,睦月创和文月凯按照商议后的结果向大家报告这一行的结果。百姓虽然惊讶于六名勇者的强大,但还是对弥生春和霜月隼的怪异打扮有些忌讳。


毕竟还是消除了两大隐患。百姓便决定让六名勇士按照能力分封土地。睦月创虽然觉得有些不妥,但又抵挡不住百姓的推崇,思来想去便决定和文月凯一同治理。


时间久了,两个王的存在难免会造成人心的算计。即使睦月创和文月凯都无算计心,为他们做事的人也会潜滋暗长一些攀比之心。


更有甚者,都动起了嫉妒之心,认为睦月创和文月凯只不过是时机把握,才得到如此高位的权力。


百姓越来越受到这样的嫉妒之心的侵蚀,不出一个月便没人再把弥生春和霜月隼当做活生生的人来看待,只觉得这是件能夺天下的宝物。


睦月创和文月凯并不是察觉不到,他们甚至能够随时随地嗅到空气中满溢的妖气。这样的妖气足够使人嫉妒憎恨,但并不是来自于霜月隼和弥生春。


六名勇士同弥生春、霜月隼在睦月府里商议了三天三夜,始终找不到填补剩余力量的方法。


睦月创决定先休息一段时间,外出晃晃说不定能发现新的思路。其他人也表示同意,便纷纷回到自己的家中稍作休息。除了如月恋,他从遥山出来的时候路遇一只受伤的小松鼠妖怪,觉得可爱便将其带回来饲养。如今妖气四溢,如月恋觉得自己力量不够帮小松鼠养伤,便同小松鼠一起住在睦月府。


因此睦月府只剩下如月恋和小松鼠,以及一些家仆。


大概是午时过半,如月恋正和小松鼠在花园玩耍。突然霜月隼撞开大门,在睦月府四处冲撞,大吼着要寻文月凯。


如月恋觉得奇怪。要寻文月凯不到文月府上寻,来睦月府干什么?


正巧睦月创同弥生春散步回来,见霜月隼如此着急,便上前询问原因。谁知道霜月隼突然露出利爪,紧抓着睦月创的双肩,血便顺势流出。


“隼,你要做什么!”弥生春当然不会袖手旁观,也伸出利爪划伤霜月隼的双手,迫使他放开睦月创。


“我做什么!我就转过身倒了会茶的功夫,文月凯就从我眼前消失了。如今我连气味都寻不到。他就像蒸发了一样。能够做到如此地步的,除了你们还能有谁?”


“我和创刚刚就在外面闲逛,那些店家可以作证。隼,你莫不是被这妖气侵蚀才如此失去理性?”弥生春不敢松懈,始终挡在霜月隼和睦月创之间。


“冲啊!那个妖怪发狂杀了文月凯大人,我们要为文月凯大人报仇!”双方还没冷静下来,便听到呼喊。短短几分钟,便从外涌进来大量手持兵器的百姓,一个个都仿佛要杀了霜月隼的模样。


“我杀了凯?笑话!”霜月隼两眼发红,利嘴尖牙此刻尽出。


弥生春此刻却看得明白,那混浊的妖气萦绕在霜月隼和那些百姓周身。他们一呼一吸,妖气便顺势侵入,占领他们的身体,勾起他们的憎恨。


在千钧一发之际,弥生春纵身飞跃,双脚直接将人群中的一名手无寸铁的文弱人士踩倒。


“这人是文月府上的账房。但他身上的妖气早就盈满,恐怕早就堕落。让凯消失的人,恐怕就是他!”


“什么!妖气!果然就是你们两个妖怪搞的鬼!不然好好的账房先生怎么会变成这样!”听到人群中有人如此呼喊,弥生春刚想反驳,抬头却看见每个人身上都同这个账房一样盈满妖气。


“春!”远远地听见睦月创焦急的声音,但早已来不及,那些武器像海浪般向弥生春涌来。


弥生春根本不可能对普通人下手,此刻只能闭着眼睛等待。


“快逃。”霜月隼的声音打破了僵局。弥生春睁开眼时四周已经是一片血肉模糊。


“我和春可不一样。既然你们把我的结缘对象弄没了,我现在就不是听命于人的狱族,而是凶恶残暴的大妖怪!”霜月隼舔了舔利爪上沾染的血,又杀了几个不信的人,便踏几下墙壁飞走不见。


霜月隼连夜赶回了荒海森林,并重新布置了法力,将荒海森林变得无人能入。约莫一个月后,霜月隼便听到了弥生春为了平息“憎恨”之情,自愿成为“传家宝”的消息。


自己的双生子弥生春受到的痛苦感应到霜月隼心上,让他伤心落泪。


五百年后,霜月隼感受到一股熟悉的气息,便到处去寻。途中难免遇见一些普通人,霜月隼的传说和样貌着实会令他们胆颤。因此作恶多端的谣言也越传越广,越传越惊悚。


霜月隼自然不管这么多,当他找到那股熟悉的气息的时候,内心的苦痛便翻涌而至。


消失多年的文月凯此刻竟然在荒海森林生活,甚至还换了个名字叫文月海。虽然文月海一直向霜月隼表示自己只有在荒海森林的记忆,并且不可能是文月凯。但霜月隼却坚信文月海就是文月凯。


文月海自然是绕不过霜月隼,就同当年一样,傻愣愣地就和霜月隼结了缘。


弥生春和睦月始站在荒海森林前,望着在夜里显得更加恐怖的森林。


“始……”


“春,你应该明白,我们非做不可。”


——故事之外——


隼:海,我要喝红茶。


海:好哦——(跑出去找茶叶)


隼:(偷偷跟着,挥挥手让距离海不远处的地方长出一片茶叶)


海:哦!太好了,这里就有。(跑回来泡茶)


隼:唔呼呼,谢谢哦,海。


——TBC——


评论(1)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