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就给我评论。谢谢。

【月歌】缘(第三章)

——观前提示——


本作基于本家的狱族paro世界观产生,具体设定稍有不同。是“很久很久以前”的故事,和现实有不同的说话方式、思考观念等。因为是伪中华风,可能会和平时的月歌不一样。本作采取单元剧的模式。

作者我是个弥生春偏心患者,腐向,基本cp是始春和搭档cp。第三章含有阳夜。

不包括序章一共十二话,更新时间基本看状态,但不介意催更。欢迎评论探讨!爱你们哟,啾咪☆

 

——第三章:祭祀铃音与旧梦——

 

长月家忙来忙去终于是忙到了准备工作的尾声。长月夜终于是可以稍稍休息一会,接下来他的工作也只剩下作为长月家家主来进行仪式的引导了。

 

可惜,长月夜坐在靠椅上还没喝上半口热茶。仪式后台的窗户就被从外面掀开,叶月阳扒着窗沿一个翻滚就顺势滚到了长月夜身边。

 

“夜、我的好夜、夜大人,就和我签个契约吧。”叶月阳拍了拍土,端着他平时都不曽有的撒娇音调,睁大眼睛可怜巴巴地看着长月夜。

 

“不行的哦,阳。随便乱签契约可是违反家规的。”长月夜虽然脸上柔情四溢,但是话里却是不容拒绝。

 

要说这叶月阳和长月家家主长月夜的事情,那可是要从长月夜出生时说起。

 

长月夜出生的那天,就和长月夜如今温柔的性格一样,风平浪静、晴空万里。就连长月夜的母亲也并没有受到多少痛楚,短短一个时辰,长月夜便来到了人世。

 

长月家因此便觉得是上苍眷顾。长月夜的父亲当时便下令让长月家上下更加多行善事,就连平时来捣乱的小妖怪也都不下重手。

 

令初下,长月家的家仆便在长月家的后门发现一个被裹在破荷叶里的男婴。长月夜的父亲很是欣喜,觉得这是上天在给他机会行善事来报答长月夜出生时的顺利。

 

但是,等到仆人们将那个男婴洗漱好、用暖暖的棉布裹好带到长月夜的父母面前时,长月夜的父母都忍不住惊叫出声。

 

原来,这男婴并不是什么善类,浑身散发着很浓的妖气,是个刚刚出生的妖怪。长月夜的父亲顿时有些后悔,拉着长月夜的母亲商量了许久。就在两人决定把这个男婴送到遥山去的时候,躺在男婴旁边的长月夜依依呀呀地嘟囔着,伸手紧紧抱住了男婴。

 

长月夜的父母哪里见得了这种场景。明明自家刚刚下达了那样多做善事的命令,如今却要对一个初生的小妖怪过意不去,着实丢人。而长月夜刚刚出生便领悟了如此智慧,不但保护了小妖怪,还通过行动教导了长月夜的父母,真的是天生善心。

 

就因为长月夜的这么一抱,长月家便彻底接纳了这个小妖怪,并经过多方名师的讨论,给这个小妖怪取名为叶月阳。

 

从此叶月阳就和长月夜同吃同住,相伴出入。不光如此,两人在学习上也不相上下,法力更是旗鼓相当。

 

长月家的所有人都认为叶月阳必定会成为长月夜的狱族,而长月夜则会接替长月家家主的位置,成为一代大巫女。

 

等到长月夜十五岁时,长月家的祭祀活动便开始全权交由长月夜处理。不过奇怪的是,长月夜就算取得了长月家的家主权力,也总是避着叶月阳。每每举行祭祀,不论大小,长月夜总是吩咐仆人看管好叶月阳,不让叶月阳靠近祭祀场半步。

 

仆人中也有疑惑发问的。长月夜总是摸摸自己后脑勺,似乎是害羞又似乎是担忧地告诉仆人们,这是为了保护叶月阳,不让他受到祭祀法力的伤害。

 

可是叶月阳只要和长月夜签订了契约就不会怕祭祀法力了啊。仆人们虽然想要提出新的疑问,但长月夜却每次提到这个话题的时候就打岔。仆人们也渐渐明白了长月夜的意思,便也不再多问。

 

叶月阳自然也不是非要和长月夜签约不可。既然长月夜这样表明了态度,他叶月阳也不会强求什么。

 

只不过每每有祭祀的时候,他叶月阳都得被关在屋子里。虽然有四五个长月家家仆伺候着他,但是总感觉不太自在。

 

在叶月阳十六岁那年夏天,他终于是忍耐不住这样的软禁,朝着照顾他的家仆发了火,并放话“如果长月夜再这么做,他叶月阳就要砸碎长月家的祭祀场”。

 

几个家仆吓坏了。毕竟叶月阳虽然从小到大调皮,但也没说过这么骇人的话来。于是长月家上上下下没人敢再拦着叶月阳。

 

叶月阳也索性乱来一通,甩了门便出了长月府,跑到街上快活去了。

 

可是叶月阳也没快活多久。刚刚大闹一场,身上根本没来得及带多少银两,又因为长月家祭祀热闹,附近小吃摊的价格也比平时要高上好几倍,导致叶月阳现在身上一点剩余都没有。

 

肚子饿得实在难受,叶月阳也开始打退堂鼓了。但着急出来乱逛,他早就忘记了回长月府的路。

 

不过幸好长月家正在进行祭祀,叶月阳干脆就跟着那些拿着祭祀水果的人走。等到祭祀场找到了长月夜,再认个错吃点桃包,叶月阳便觉得自己能够回家睡个好觉了。

 

然而事事不如他所料,叶月阳越跟着人群走便越靠近祭祀场,他的头也越发觉得疼痛难忍。

 

等到叶月阳跟着人群来到祭祀场,他的头痛和肚子饿的绞痛便彻底让叶月阳失去了冷静思考的能力。他只能痛苦得蹲在地上,渴望这样能够缓解。

 

就在此时,叶月阳听到一阵铃音——那是祭祀用的铃铛发出的,他曾经在长月家见到过。

 

叶月阳的头痛也随之消散。他便寻着铃音向祭祀台上看去,拿着那些铃铛的,正是一名身着白色巫女衣着的美丽女性。

 

那名巫女一边挥动着铃铛,一边对着每一个参加祭祀的人微笑。叶月阳当然也受到了巫女的微笑,他便难得的感受到了心动。

 

“咕咕咕——”肚子的叫声将叶月阳从初恋中拽了回来。叶月阳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又看了看自己空空的口袋,他叹了口气。

 

突然,叶月阳闻到了一股沁人心脾的香味,他顺着香味看了过去——祭祀台的下方小桌居然摆满了桃包!

 

没有什么比肚子饿更能折磨人的。叶月阳想也没想便从人群中挤了过去,伸手就抓了好几个桃包塞到嘴里,也不顾自己的嘴能不能撑得下。

 

但也就在此时,人们发现了叶月阳。不知道是谁带头喊了一声“妖怪!”,人群便逃跑的逃跑,上前要打叶月阳的便举着锄头高高扬起。

 

一时之间祭祀场混乱不堪,叶月阳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伤。

 

“都住手!”那名巫女握紧铃铛,朝着人群振声。

 

人们似乎都被吓到了,他们就像从未见过这名巫女生气发怒一样。所有人都停下来,自觉后退到距离叶月阳有三步左右的位置。

 

“你没事吧?”那名大巫女将祭祀的铃铛交给身旁的其他巫女,轻轻走下来,扶起倒在地上的叶月阳。

 

大巫女身边的空气仿佛带有治愈的效果。叶月阳就这么想也没想的倒在了大巫女怀里,虽然脑内道着歉,但是疲倦的身体却拖着叶月阳昏厥过去。

 

等到叶月阳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长月夜正坐在桌子上吃着早餐,看到叶月阳醒来,有些生气地扭头背过去不看他。

 

“夜?”叶月阳刚刚起床,大脑有些转不过来,反应了一会才意识到长月夜是在为昨天叶月阳随便跑去祭祀场而生气。

 

“抱歉,夜。我明白你的苦心了。”叶月阳见长月夜稍稍向自己这边转身,便继续说。“不过还要多谢谢昨天那位大巫女。夜你知不知道她是谁呀?”

 

“不知道。”长月夜刚刚还想转回身,听到这话就又转回去不动了。

 

后来不知道叶月阳在哪里翻到一本古籍,上面记载着妖怪也能接近拥有法力的人类的方法——就是和人类签下契约。

 

叶月阳便从此开始不断骚扰长月夜,期待着长月夜能够哪一天回心转意同他签下契约。

 

“夜、我的好夜、夜大人,你和我签了契约,我就能好好保护你了嘛。”叶月阳一边晃着长月夜的手臂,一边继续用软声骚扰长月夜。

 

“契约的事情等会再说,晚上的仪式…”长月夜叹了口气,“你要来看就来吧。”

 

在距离睦月府不是很远的农田里,弥生春正挥爪撕碎前来袭击的恶灵。

 

“醒来第一次工作居然是约会中的,真是挺无奈的。”

 

“春。”睦月始也轻易踢碎另一只恶灵,伸手铁爪了弥生春。

 

“痛痛痛。”弥生春还没等睦月始发力便立刻叫痛。睦月始皱眉收回了手,盯着自己掌心看了许久,确定没有奇怪的法力留在手上后,收回手轻咳两声。

 

“你感觉到什么了吗?”

 

“嗯,不只是妖气,就连恶灵的阴气也跟着一起渗透进来了。”

 

——故事之外——

 

阳:我从外面看到了个因缘册,上面好像写了很多想谈恋爱的女孩子的联系方式诶。如何,长月家家主,要不要试试看?

 

夜:诶诶诶?阳?

 

阳:嗯?怎么了?

 

夜:不要戏弄我啦。

 

阳:是是是,抱歉抱歉。毕竟没人能比夜更有女子力了…嘛,对我来说。

 

夜:阳!

 

——TBC——


评论(1)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