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就给我评论。谢谢。

【origin始春】say love

经过了各种各样的危机,在天族和魔族合力下,世界恢复了安定的状态。而在战争开始之后,突然堕天到魔族的睦月始,也如愿成为了魔族的首领。原来的魔族首领弥生春,也因为在战争中被睦月始拯救而彻底把感情的闸门拉开了。之后便是在朋友们的帮助下,两人顺利心意相通,结束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双向暗恋。
但,现在讲述的并不是告白前的故事。
而是来源于弥生春的、小小的、小小的烦恼。

工作结束后,弥生春便被驱和恋拉去参加下午茶时间。坐在绿色包围着的庭院,弥生春惬意地抿一口来自于天族的红茶。
就这么待着品茶、笑吟吟注视着年少组,弥生春度过了宛如老奶奶一样的时光。天色黯淡下来时,弥生春才轻轻敲敲脑袋,仿佛想起什么似的急忙和他们道别。
今天是尝试对羽的日子。

飞回到自己和始的房间,弥生春已经有些气喘吁吁,推开门,果然始正黑着脸坐在床上等着。能够让怕高的弥生春飞行,出来睦月始以外也没有别人了。弥生春赶紧关上门,讨好地抱住睦月始。
“……过来。”
弥生春立刻明白睦月始已经消气,笑眯眯地凑近,两人就这么顺其自然的相互亲吻起来。
恋人之间的亲昵不只是接吻而已,但此刻的接吻就是引线,点燃了两人的爱意。
始似乎是不久前养成的习惯,做的时候总会安抚一般捏捏弥生春的羽。
“始……”仿佛因为这个动作而难过的弥生春,出声阻止了睦月始。睦月始也不继续下去,转而安慰弥生春的其他地方。

结束之后,弥生春总喜欢把睦月始的脑袋埋自己怀里,仿佛抱着小孩纸一样。刚开始睦月始还有些挣扎,但随着姿势的调整,睦月始终于还是妥协了。
“果然还是没有……”
弥生春摸了摸羽的位置,并没有变成对羽。
“始、难道是有别的原因吗?”
睦月始抬起头,难得的揉了揉弥生春的脑袋,而不是铁爪功。
“只是时机没到吧。”

弥生春还是无法释怀。他虽然十分清楚,对羽这件事情要看运气的。但是,此刻的状况让他害怕自己会有一天因为没有对羽而让睦月始受到伤害。
“啊!?春先生?怎么了?这么魂不守舍的。”春和迎面走来的新撞了个正着,连新都惊讶了一番。
无法再独自处理这种重要的问题了,春将一切都告诉给了新。
“啊,是这样啊……”新挠了挠脑袋,“虽然不愿意说,但是春先生的羽说不定也在害羞吧。”
“哈?!怎么可能啊?”恋突然窜出来,一下子揍到新的脑袋上。“说不定只是时机没到而已。”
弥生春听着他们俩的相声,忍不住羡慕他们起来。新和葵在拥有羽的那一天就成为了对羽,而恋和驱也在一周内成为了对羽。
果然还是因为心思单纯吗?

“借用你一下哦,春。”洁白的羽毛突然展开来,弥生春被包裹住,一瞬间消失在两人面前。

第二次进入天族的地盘,满眼的白色有一种光污染的难过感觉。隼放下被自己强行抱过来的春,坐到了一旁的椅子上。
啊对了,始之前也是天族。说不定,始实际上应该和天族的隼成为对羽。
“啊啦啦,春,不要哭哦。眼泪会带走身体的盐分的。”隼抽出手绢,给弥生春擦了擦眼泪。
“诶?我哭了?”弥生春不可置信地看着手绢上的水渍。果然还是因为光污染造成的眼睛干涩吧。
“春,如果一直这样逃避是不行的哦。春也说过吧,要和始并肩同行,所以,直面问题来想想看?”
直面问题?弥生春还是有些不明所以。
“比如,春有好好告诉始你有多爱他吗?”

趁着弥生春在思考的时间,隼打了个响指,海就搭着始的肩膀出现在了他们面前。
“喂,隼,不要老是一声不吭就用这种方法叫我啊。”海叹了口气,叉着腰和隼交涉。
“你果然还在思考这件事情吗?”
“……嗯。”弥生春点点头,很快听见了睦月始的叹气,回过神后才看到睦月始已经十分靠近自己了。
“偶尔也该想想你还有什么没有说。”始又开始抚摸弥生春的羽,“我爱你,春。”
弥生春的羽突然产生了反应,渐渐升高了温度。
难道真的只是因为害羞而没办法说这句话?
“我……我爱你,始。”弥生春耳朵一瞬间变红,与此同时两人的羽也展开了新的翅膀,成为了对羽。
END

评论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