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就给我评论。谢谢。

【始春】restart button


睦月始叹了口气,伸手捧住他的脸轻吻下去。跌坐在地板上被亲吻的人缓缓睁开莺色眸子,映出始的脸。
“你好,睦月始,我是你的恋人,弥生春。”弥生春弯了弯眼,露出笑容。“接下来的日子请多多指教了。”
“嗯,多多指教。”
弥生春一边和睦月始问好,一边快速整理睦月始的相关信息。这次整理时间比平均用时要短了不少,弥生春再次确定了自己的性能优质。
睦月始,大学生,现在居住在离学校附近的公寓里,独居,沉默稳重。
“始,明天要去学校一趟哦,研究主任有事找你。”弥生春柔声提醒,并且从冰冷的地板上坐了起来。
“嗯。”睦月始揉了揉有些发青的眼睛,“先告诉我关于你的事情吧。”
“我知道了。”弥生春默默将睦月始此刻的眼睛状态记录到储存空间里,“我是文月海教授开发的最新型男友机器人弥生春。产品编号是0319。全身肌肤是生态材质,虽然不能吃饭,但是可以拟态进行。因此也能够浸泡在水中不会短路损坏。始,还有什么需要了解的吗?”
“没有了。”睦月始站了起来离开玄关,进入了客厅。弥生春也丝毫不怠慢,站起身跟着进入客厅。
客厅和卧室是一体的,榻榻米上的被褥刚刚铺好,干净整洁的厨房设施安放在被褥对角。浴室在玄关那侧开了门,这样不会使榻榻米浸湿。
弥生春确认过时间,熟练地拉开衣柜,挑选出最适合明天的场合的衣物,然后叠好放到被褥旁边。
“另一边柜子里是你的衣服。”始坐到春旁边,轻声。
“谢谢。”春笑着点点头,将干净的睡衣放到始手中。“需要我陪着始洗澡吗?”
“不用了……”始摸了摸春的脑袋。春正疑惑着,突然铁爪功上线,立刻求饶。始松开手后心情似乎变好了,哼着有些耳熟的歌去了浴室。


弥生春的内置时间提醒了他该去准备始出门的事项了。然而当弥生春用烤面包机弄好面包和果酱的时候,停电了。
“那就一起出门吧。反正待在家里也做不了什么。”始顶着睡乱的头发,啃咬着酥软的面包。
“我知道了。”弥生春贴心地拿来梳子,想要帮睦月始梳头。但是脑内突然显现出一个金发男人的脸,弥生春一时之间无法动作,只好将梳子交给始,让他自己行动。
始察觉到了这一点,摸了摸弥生春的脑袋。
“别勉强自己。”
十分奇迹的,弥生春在这么一个动作下恢复了机能。

研究主任的事情很快就解决了。睦月始就这么和弥生春并肩走在大学校园里。空旷的场地和充满活力的学生,使得睦月始心情有些变好。弥生春察觉到了这一点,手轻轻握住了睦月始的手。
“始先生——”一个金发男孩子和一个粉色头发的男孩子奔跑着来到始身边。他们看到春先是一愣,随即表现得担忧起来。
“师走驱君和如月恋君,对吗?”弥生春基本没有耗费任何查询时间,立刻叫出了他们的名字。“我是弥生春,始的恋人,请多多指教。”
“我、我们是始先生的学弟,多多指教!”在恋吞吞吐吐的时候驱已经摁着他的脑袋向弥生春鞠躬示好了。然而还没有等弥生春进一步了解,驱和恋仿佛害怕暴露什么似的逃跑了。
弥生春有点不知所措。
“没事,他们很喜欢你。”睦月始对着弥生春笑了笑,“春,接下来要带你去个地方。”

那个地方是花店。弥生春有些疑惑,这个花店的归属权居然写着自己的名字。
“始先生和春先生……”在店内工作的店员之一,那个让弥生春无法行动的身影,看到弥生春到来之后明显悲伤了起来。
“皋月葵,另一个叫卯月新。”始头一次介绍别人给弥生春。弥生春有一些陷入故障,明明第一次来到这个花店,却有着一种莫名其妙的亲切感。
“春先生……不要勉强自己。”葵似乎比弥生春还要困扰,眉头紧锁着,却安慰着弥生春。


太阳灼烧着西落,弥生春跟着睦月始回到了家。在花店里,弥生春虽然愉快度过了一段时间,但总觉得有些怪怪的。
“春。”关门后,睦月始甩开室外鞋就跑过去抱住弥生春。弥生春明显察觉到始的难过和爱意,轻轻拍拍始的背,安抚着他。
此刻,时间到达下午五点。弥生春感觉到一阵无力,一些记忆仿佛病毒一般侵占他的芯片。
“始……?”眼泪无法控制地从眼睛里溢出,弥生春在记忆的侵占下痛哭起来。
一年前,文月海将弥生春赠送给睦月始作为礼物。作为礼物的弥生春渐渐占据了睦月始的爱,而且不凑巧的是,弥生春的运行也因为这样的爱而混乱。在三个月前,弥生春拥有了自我意识,但机器人运行程序将这种自我意识认为是病毒,极力抹杀。
因此弥生春每天都会在晚上六点被强行重置。为了拒绝这种重置,弥生春一开始都会极力战斗,争取到每一天下午五点恢复。
可是,睦月始却因为这种状况而受到影响,身体渐渐疲倦。
“……始,对不起。”


弥生春努力控制着僵硬的双手轻轻拍着始的背。他已经没办法记得这是第几次和始这么说话了。
“始,听我说,这次结束之后,就把我丢掉吧。”这句话也不知道重复了多少次。
“始你……不应该承受这种痛苦的轮回。”即使声音已经变成机械音,也不能停下。
“我爱你……我爱你,始。”视觉系统已经渐渐被占领,无法再看见始的脸。
“忘记我……”身体健康检测系统最后发现始的身体已经极度疲劳了。
“始……”手臂控制权被剥夺,声音系统也关闭。最后的最后,发信系统给文月海发去了弥生春销毁申请。

睦月始紧紧抱着已经不会动了的弥生春,渐渐和他一起跌坐到冰冷的地板上。
“春,我也爱你。”睦月始轻轻抚摸弥生春的脸颊,侧脸准备再次亲吻,重启弥生春。
门砰地被打开,文月海冲过来一把推开了睦月始。“弥生春已经不能再使用了。始,放过春和你自己吧。”
“闭嘴。”睦月始握紧了拳头,但身体却再也支撑不住。
睦月始就这么晕了过去。

睦月始在医院因为极度疲劳治疗了半个月。出院的时候,新和恋被嘱咐过来接始出院。主治医师夜十分担心,但阳却表示正好在回家路上给始表演相声开导开导。
“新,这好像是去花店的路。”坐在车上有些不安的始自半个月也来的第一句话。
恋和新突然就不说话了。始有些害怕。等车停到花店门口时,始不情不愿地下了车。
始在葵的指引下走进花店,在众多美丽的鲜花中,看到了身着工作服的弥生春。
“春?!”睦月始还在惊讶中。弥生春听到他的声音,立刻冲上前抱住了睦月始。
“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

门口带着墨镜的白魔王大人正得意地哼哼。“魔王大人的魔法什么都能做到!☆”
“没想到还能有这种把机器人变成人类的魔法。”文月海忍不住叹了口气。
END

评论(4)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