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就给我评论。谢谢。

【梦间集】在那之后(浮金)

浮生就是绿竹,绿竹就是浮生。←这样的认知。
有肢体损害。

浮生的眼睛最终还是被魍魉的瘴气所伤,他看不见一切,仿佛被世界抛弃一般的躲到一间小庙里苟延残喘。无剑也好,木剑也罢,一个寻不见,一个不见寻。小庙里偶尔有人可怜他,仿佛是施舍路边的乞丐一般给予浮生白粥和馒头。浮生起初是偷偷拿走吃,再后来也只是背过身去吞咽,最后就仿佛是野狗一般伏在地上啃食。
“这难道就是我的下场了吗?”那日浮生吃完施舍来的白粥后,仰面靠在神像下方的桌角,看不见任何的双眼渗出了眼泪。
金铃索见到浮生剑的时候几乎都要怀疑自己的眼睛。此刻的浮生不再和那日一般光鲜亮丽,柔顺的长发此刻变成一团乱毛。被桌角勾下的毛发,都能看到上面粘着的昆虫翅膀。漂亮的白色外套此刻已经破破烂烂看不出原来的光辉。
“……浮生。”金铃索看着他吃完后落魄的模样,踌躇了好久还是叫了他。只见浮生仿佛触电一般后退到神像后方,一边颤抖着抱住自己一边大喊着“我不是、我不是浮生剑”这样的话语。
金铃索最终还是拿白绫捆住浮生并打晕他带回了古墓。一开始浮生什么话也不说,即使是御蜂询问,浮生也不肯开口。而金铃索则也跟着沉默。大概三个月后,在金铃索贴心的照顾下,浮生恢复了以往的外表,但眼睛却始终无法恢复。
浮生第一次在古墓开口,是在金铃索独自一人帮他换衣服的时候。“金铃儿……”
“嗯?”
然后浮生不再回话,再次陷入寂静。金铃索也不去追问,安静的帮浮生整理好一切。
那天晚上,浮生趁御蜂不注意逃向外面,但很快就触发了机关,千钧一发之际,金铃索赶回来将浮生带回房间。御蜂在金铃索的安慰下,离开了房间。沉默一阵后,金铃索还是主动开了口。
“魍魉的瘴气很早就散了,浮生。”
“……”
“你在愧疚吗?”
“金铃儿。”浮生有些恶意的以奇怪的声线叫了他。但金铃索并没有离开,而是紧紧抱住了他。
然后,他们交换了自己从未有过的一面。第二天,浮生睁开眼,金铃索的睡颜柔和的映入他的眼帘。

评论

热度(29)